不舍昼夜,盼尽早发现有效药,上科大和上药所联合攻关新冠病毒有新突破!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尚无特效药,新药研发周期漫长,从现有药品里找到可能有效的药品,或将成为迅速结束这场战役的关键性“武器”。而尽快认清“敌人”的“真面目”,更能加快科研人员研发新药的脚步。

继上科大和上药所抗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联合应急攻关团队公布30个可能的抗2019-nCoV冠状病毒老药和中药后,这一联合攻关团队进一步公布2019-nCoV冠状病毒3CL水解酶的高分率晶体结构,3CL水解酶是抗冠状病毒最关键的蛋白之一。此举旨在方便有更多的科技工作者、特别是从事药物研发的科技人员使用。

1

与时间赛跑揭真面目

此次疫情暴发,由两位中国科学院院士――蒋华良、饶子和共同领衔、先后有20多个课题组参与的联合攻关团队,利用前期冠状病毒研究以及抗SARS药物研究积累的经验,共同开展抗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研究。

在拿到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信息的第一时间,上科大饶子和、杨海涛团队就快速表达了抗冠状病毒最关键的蛋白之一――3CL水解酶,仅用一周时间就获得了高分辨率晶体结构。课题组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3CL水解酶与SARS的相似度达到96%,而当年SARS病毒被攻破,3CL水解酶恰是突破口

春节前,药物所与上科大只用了三天就组建起联合应急攻关小组,并制定了高效的药物筛选策略,重点针对已上市药物以及自建的“高成药性化合物数据库”“药用植物来源化合物成分数据库”进行药物筛选,迅速发现了30种可能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治疗作用的药物、活性天然产物和中药,建议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临床治疗中予以尝试使用。

2

万余药品中筛出30种

海岸君看到饶子和的时候,他刚从外地回到上科大的办公室。细雨中的上科大校园冷冷清清,饶子和办公室楼下的实验室里,他的学生靳振明和同为组员的妻子杜小宇正伏案工作。

工作台上还留着小靳不久前工作的“战况”――一大堆使用过的高通量筛选板。就是这些筛选板,帮助团队从10000多种常用药物和活性产物中快速筛出了可能有用的30种。这批候选药物以抗病毒药为主,也有抗呼吸道疾病药物、治疗精神疾病药物,还有部分抗肿瘤药物。据介绍,这批候选药物包括了12种抗HIV药物、两种抗呼吸道合胞病毒药物、一种抗人巨噬病毒药物、一种抗精神分裂症药物、一种免疫抑制剂

小靳告诉海岸君,这10000多种药物都是他们手动稀释后滴入筛选板的,一天要做一千多种,节前实验室里还有“机器手”帮忙,假日期间纯粹靠手工劳动,硬是赶在一周内把所有的药品筛完了

小靳的妻子本科读的是临床医学,后“转行”搞科研,她更能体会临床面对新发现传染病却无特效药的无奈与焦急。为此,小靳还果断退掉了历经千辛万苦才抢到的火车票,整个春节,以实验室为家。

饶子和院士说,新药研发周期漫长,从安全性已得到验证的已上市药物中寻找具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药物,是最迅速、快捷的途径――一旦确定疗效,即可通过药监局绿色通道审批,或通过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迅速用于患者的临床治疗。“现在池子里鱼已经有了,就看能吊到哪条更大一点了。”饶子和院士如此形容筛出来的这批药物。

3

对SARS研究从未停止

早在2003年“非典”暴发之后,饶子和院士便果断促成多方合作组成了一支富有战斗力的“SARS研究小组”,仅一个月就首次解析出SARS冠状病毒蛋白酶的三维结构,在全世界引起轰动,也为抗SARS研究奠定了科学基础。就像锁和钥匙的关系,只有清楚地了解了锁的结构才能配制钥匙,即特效药。

SARS结束17年了,饶子和团队对SARS病毒的解剖从未停止。这一次的快速突破更是与17年来持续研究积累密不可分。“不过,2003年以后,针对冠状病毒的药物研发脚步稍慢,目前未开发出可以上市的特效药。制药公司可能没有足够的动力去做这项工作。”饶子和说。

海岸君找到一段2007年他曾接受采访时说的话:“SARS可能再来,但不可能是以前那种病毒了,可能是已经变异了的SARS病毒。”他说,对于这样的估计,任何人都不能掉以轻心。他和他的团队更是充分考虑到了这点,仍然把解剖SARS的各种冠状病毒作为科研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我们要把所有的冠状病毒都看透!”

金海岸工作

作 者 | 左 妍 郜 阳

图 片 | 采访对象提供

编 辑 | 梁 群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